醉红自知·精选文章:《桃花一枝春水生》

澳门威尼斯人注册平台

   10:18

  来源:开问

醉红自知精选文章:《桃花一枝春水生》

  第三卷《因果》下卷

  5b0988e595225.cdn.sohucs.comimages20190724311c8069dc3e48438c8aa1d0cb1527e3.jpeg

  第七十三章墨迹归来

  她想用手去拭擦泪水,但是手背却沾满了眼泪,她准备要用丝绢去擦干,刚刚拿起丝绢没有放上,就见手背,自己脸上,墨迹脸上的泪水都消失不见了。

  她以为眼花了,就用手去摸了摸,已然没有了,而她的手却被一个人的大手抓住了。她心慌之下没有抽手出来,而是用另外一只手擦干了脸上的泪。

  然后反应过来,自己的手还在别人的手中,她这时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居然是半蹲着身体靠在了墨迹怀中。而墨迹半坐着,用手抓住她的手,正微笑地看着她。而恰好此时,门外有步声传来,她慌忙站了起来,故意拉开了一步之遥的距离。可是墨迹的手没有放开她的手,就看她慌乱中带着小女儿的娇羞。

  墨迹心中那柔情就如泉水一般涌到胸口,激荡自己的内心,仿佛有只小鹿想奔跑出来。

  “哼,哼……咳咳”

  沧海一进门就看见姑姑的手被墨迹拉着不放,而姑姑一脸娇羞地想要推脱,却没有如愿以偿。墨迹这才知道有人进来了,都怪自己太过专注,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。怪不得影儿要逃避,原来是害羞了,于是赶紧把浅影的手也松开了。

  “墨迹兄已经醒过来了?”

  沧海显然是假装没有看见一般,问候着墨迹,墨迹表情比较尴尬,前期都是兄弟,结果自己与他长辈是恋人,这放在谁身上都会炸,何况是沧海,可是他居然无动于衷,这让他不知道该不该,又从何说起了。

  “不对,还有一个妖灵。”

  “你这鼻子啊,简直就是狗变的。”

  墨迹听了沧海的话,打趣回答。

族的嗅觉可比狗灵敏上千倍,莫非你睡了一觉就忘记啦?!不过,也难怪,这魂不守舍的,当然记忆不好。你能醒来吾也放心啦。姑姑也不会伤心难过了。”

  姬沧海一本正经的地说。

  “姬沧海,你小子皮又痒痒了是不是?”

  浅影说完瞪了自己侄儿一眼,想了想沧海的话后,话锋一转把话题岔开说:

  “嗯,就是有一个花妖族灵魂在这间屋里游荡,可是怎么看不到魂魄呢,按理来说我的神力是可以看到的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出来吧,蓁蓁。”

  “蓁蓁?嫂子?”

  浅影与姬沧海异口同声地喊出来。

  叶蓁蓁这才取下隐身羽毛而显出形来,款款而出,眼神中有泪花闪烁。她从灵魂被迫出窍时就已经熄灭了内心里的生存欲望。她当时是带着决绝而去,她天真地以为,只要自己满足了妹妹所有的愿望,就能够保全姥姥与族人。

  还有她的未婚夫,反正从来没有见过面,也谈不上感情,而且自己的妹子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,代替自己嫁过去也不会被发现。可是谁知道妹妹为了练成魔功,居然把姥姥的灵魂也吞噬了。这对于蓁蓁来讲就是晴天霹雳,不可容忍的,她可以牺牲自己,但是自己最亲的人就不行。

  娘亲在生她们时就已经魔障缠身,这么多年来都在闭关修炼,对于娘亲,她心中就只是一个名字,而姥姥却不一样,除了是族长,是亲人,还是待她们最好的人。所以,她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全姥姥与族人,是因为姥姥她老人家也重亲情,还有族人。

  可是也许她命逢贵人吧,在阴曹地府先遇到墨先生,后又遇阎君和判官相助。让她想要赴死的心愿落空。这让她即开心也伤心。她一定要把事情原委弄清楚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让妹妹不顾骨肉亲情。

  想到此处,不免悲从心出,那之前闪烁在眼睛里的泪花终于夺眶而出。一个有着清辉的灵魂

  落下的泪不是泪水,而是如星光般灿烂的光点,但是这光点却充满了悲哀,把整个屋子的温度都拉了下来,让人不由起了鸡皮疙瘩而打冷颤。

  姬沧海心中有着莫名其妙的冲动,想要把眼前这位美丽冻人的灵魂抱住给她温暖,好好地溺爱。可是一想起他答应哥哥的事情,就强忍住了内心的渴望。

  那还是圣女结笈的时候,他们两兄弟听姑姑提了一句,说他被天庭下旨的娃娃亲,也就是妖族的圣女要结笈了,花妖族正在隆重庆祝,大宴宾客,而他作为亲家又是妖界关系亲密朋友,理当去祝贺。

  而沧海在场听了谈话,就央求哥哥带他去见见未来嫂子,当然也想去凑个热闹。大哥无奈之下被迫允许了,当天,他们两先让管家把礼物与礼单送上门,而他们却不走寻常路,偏去走后门,而后门可能人手不够吧居然吃了闭门羹。

族与花妖是联姻之亲,防护罩的口诀也是一模一样,这才侥幸过关,没有惊动大家,否则,那就好玩了。

  现在想起来,都觉得自己与哥哥做的事,真是个屁小孩做的一般,都没有考虑考虑后果,年轻就是冲动啊。

  他们两个人偷偷地进了后院,然后绕过一个花园,就来到了一个弥漫着桃花花香的地方,满园春色在桃花的掩映下,顿时失色嫣然,而桃花在风儿的吹抚下,摇曳着花瓣飘飞,就眯乱着双睛。

  绕过亭廊,假山,溪流,许多知名的花竞相开放,终于走到了一片紫色竹林前,竹林旁边有一座阁楼,修得大气雅致,高低错落层次分明。

  让他们感兴趣的是阁楼上的房檐角是一对飞燕,飞燕下方居然挂着一个大铃铛,每个大铃铛下是许多的小铃铛。

  这些铃铛其实就是防护外的另一个防御罩,只要有人走过,就会被发现。这是要做什么?保护什么样的人?需要用双重保险?这引发了他们那好奇宝宝的内心蠢蠢而动。于是就对望了一眼,两个人就双双如飞燕展翅样飞上了第二层阁楼,小心翼翼地用避身诀躲过了那些灵敏的铃铛,同时也在心里庆幸,这是大白天哦,这些银色铃铛在太阳下反而闪亮夺目,如果是在夜晚,银色的可以溶入任何颜色里,包括浓雾。

  他们想了想,本想下到二楼的窗外窥视,但是感觉窗户外的线上铃铛密集,反而不容易躲避,到是在房背琉璃瓦片上容易藏身,不易被发现。于是两个人一个手势就算是达成了共识 。

  当他们两个小心翼翼地取下一片松动的琉璃瓦时,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色纱裙,裙边绣满了粉色花瓣,中间用紫色丝线绣着叶片花纹打底,宽松的水袖被挽在手臂上,露出了如藕结一般丝滑如玉的肌肤来,手指纤纤正在用狼毫笔尖沾着墨汁,然后又一点点地把多余的墨汁,在砚台沟沿边滑掉,然后才抬起笔,轻轻地落在了丝绢上。

  春闺怨

  提笔淡颜画花神,那知浅笑是深颦。

  七分天生三分春,遮掩夜寒披薄衣。

  抱持浅影慰芳心,自叹无意嫁郎君。

  这首古风诗就缓缓地从笔尖倾泄而出,流畅却不失清新洒脱之意。这首表达了对花神的画像由衷赞美之情,和结笈后要嫁人的怜惜之情。

  只是这首诗的词牌名好怪,不似,又似同《浣溪沙》的词牌名一般字数,但是格律与平仄韵又没有达到其要求与规律。

  沧海突然想起什么来,就看着自己的兄弟笑,心里确实为大哥高兴,因为他大哥也是词牌名古诗词喜好者,奈何不喜格律,觉得写古诗词老套,还得必须套进框里,稍微不慎就不合规。没法变通想表达那心中畅快之意,所以常写的是古风诗,而正宗的格律诗词反而写得少了。这眼下那位女子不也是如此吗?

  想到此处,沧海都由衷赞美这女子的性情来,难得还有如此心性通达蕙质兰心的姑娘,这桩婚姻还没有被月老乱点鸳鸯谱。正想到此处,却不料只见那少女突然停了手中的笔,望向窗外。

  只见她悠悠地叹息了一声,然后把笔放在了笔架上,看着写好的诗,然后又把它撕开揉捏成团,扔在地上,和着地上那许多的丝绢,却不知道是那张了。而沧海看着这一切不免心疼着急。这姑娘啥都好,就是太铺张浪费,这绢多精贵啊,在说那画与诗多好啊。怎么说撕就撕了呢?

  沧海这里是皇帝不急,太监急,而他那位哥哥却无动于衷,眼都没有眨一下。还是如一棵松一般云淡风轻站立不动。

  此时,那位豆蔻少女已经在桌上铺开了一张新的丝娟,又把笔尖往砚台中描了一描,沾满墨。然后才又重新抬笔落在了丝绢上,寥寥几笔,就画出了一副图像,一看居然是她自己。

  门“咯吱”一下被推开了,进来一个一模一样的少女,连打扮衣物也居然一样。

  “姐姐可是画好了?”

  “我正在画,马上就好了。”

  “还没有好,你是故意气我?明知今天是我结笈的好日子,让你给我画一副画都慢吞吞地,是不是不满意我替你去了?”

  那刚才进来的少女一听就不乐意了,脸上露出明显的不喜来是,甚至连说话的语气也没有刚才那么耐烦。

  备注:

  本篇是醉红自知原创修仙,玄幻,爱情,悬念小说《桃花一枝春水生》中的一章节选,如有喜欢的书友们可登录当当书网,及授权的爱奇艺等网络平台上阅读。

  感谢并欢迎大家的点评,鉴赏!

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  姬沧海

  墨迹

  丝绢

  浅影

  姥姥

  阅读 ()

  投诉

达到当天最大量